第83章 进展不顺(第1/2 页)

权力巅峰之我不是青天 五缕烟火 27 字 2024-06-12 23:05:46

当罗文华把李平的供词放到刘长海面前时,刘长海一下子全身冰凉,感到整个人都掉到了冰窟里。

他虽然也知道纸终究包不住火,自已的事情早晚都得败露,但他万万没有想到,罗文华一下子就盯上了李平,而且李平这个怂包,这么快就把自已供出来了。

刘长海毕竟是老公安出身,短暂的慌乱过后,他很快稳住了阵脚:反正自已的罪行是死罪,罪无可恕,也甭想活着离开这里了,虱子再多也是痒,自已把所有的罪行给承担下来,还可以给家里人一条活路。

想到这,他把李平的口供往罗文华面前一推,十分淡定的说道:“罗支队长,供词上面说的一点没错,是我指使的李平帮我弄的氰化钾,然后毒死的江东方。”

刘长海的淡定从容反倒让罗文华吃了一惊!

刘长海是名老公安,他不可能不知道用氰化钾毒死江东方的后果,那可是死罪!人的求生本能,一般的罪犯肯定都会矢口否认,想方设法摆脱干系,既然明知道这么严重的后果,刘长海反而承认的这么爽快,这里面肯定有名堂。

罗文华马上召集迟红军和专案组的其他成员召开碰头会,研究案情。

迟红军十分笃定的说:“我觉得刘长海越承认的爽快,越证明他想隐瞒什么。”

罗文华也觉得迟红军说的有道理:“刘长海和江东方无怨无仇,根本不值得他花这么大的力气去杀人灭口。我们在调查中还发现了一个疑问,江东方之所以被羁押在广平县公安局经侦大队,是胡长海亲自出面从秀江镇派出所押回来的,说是他涉嫌一桩合同诈骗案,但据我们的调查,合同诈骗纯属子虚乌有,根本就不存在。也就是说,胡长海把江东方从秀江镇派出所押到广平县经侦大队来,纯粹就是借口,目的就是杀人灭口。”

“当天秀江镇丫山石材厂发生了安全生产事故,造成两名秀江村村民死亡,江东方之所以被羁押在秀江镇派出所,正是准备接受秀江镇安全生产调查组的调查,胡长海这么急急忙忙的把江东方从秀江镇派出所弄到经侦大队来,很有可能是怕秀江镇查出丫山石材厂一些不为人知的问题。这才要杀人灭口的。”

“如此说来刘长海肯定是受人指使。他也只是一个被人家利用的工具。”专案组的其他成员分析说。

罗文华决定,再审刘长海。

他单刀直入:“刘长海,据我们的调查,你和江东方无怨无仇,你何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让李平去弄氰化钾来毒死他?说吧,你到底受谁指使?”

“我根本就没有受任何人指使,就是看江东方不顺眼,想弄死他!”刘长海依旧毫不松口,语气里甚至有些老子一人做事一人担,20年后还是条好汉人意味。

罗文华虽然知道刘长海谎话连篇,但还是要一样样的揭穿他。

“看不惯他?我看你是特别想看他吧!他本来羁押在秀江镇派出所,和你们经侦大队没有任何关系,是你亲自跑到秀江镇派出所,故意说他涉嫌合同诈骗,强行把他从秀山镇给押回到你们经侦大队的,刘长海,我们已经查过了,你们经侦大队根本就没有接到任何关于江东方合同诈骗的报案,所谓的江东方合同诈骗,完全是你杜撰出来的,其目的就是为了把江东方给弄回到你们经侦大队!

而且要不是印局长命令下的快的话,江东方也早就在你的授意下火化了,成了一堆骨灰,江东方确确实实就真成了死于心脏病了,你也没想到会功亏一篑吧!”

刘长海破罐子破摔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他昂起头说:“罗支队长,你再问也是浪费口舌,甭想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答案,再怎么问我还是那句话,江东方就是我毒死的,你拿着这个答案完全可以去交差了,何必还要跟自已过不去呢?”

罗文华冷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