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4章 发烧(第1/3 页)

&大公鸡站在高高的屋檐,如往常一样,对着显露出天边的太阳展现自己高亢的歌喉,嘹亮的叫声打破黎明的宁静,取而代之的是生机勃勃的新一天。

村民们陆陆续续的醒来,老一辈人的睡眠时间通常很短,天刚蒙蒙亮,他们就已经在土坎边准备今天要吃的东西,不一会,黑黢黢的烟囱就冒出袅袅白烟。

罗屿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来,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房间,温热在他的身体攀爬,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自顾自的收起竹席,拿上自己的干树枝和木炭,端着盆走出去。

回来时,他已经洗漱完,顺便给床上的单琼打了一盆的热水。

“别睡了,起床洗漱吧。”罗屿叫了一声。

屁事不干,睡到天亮,说的就是单琼。

“喂,起床了。”

见到单琼没有回应,罗屿又不得不叫一声。

半晌,单琼还是没有反应,罗屿满脸不爽的走了过去,他忙上忙下的,单琼屁事不干也就算了,连一点回应都没有,这样整的他好像是个傻子一样。

掀开被子,单琼面色痛苦,满脸通红,就跟刚从蒸炉出来的一样。

罗屿皱了皱眉,伸手在额头上探了探。

手背一阵滚烫。

单琼不想让罗屿看到自己的窘迫,连忙把被子拉了上去。

罗屿当然不会任由单琼这么做,直接粗暴的掀开被子,道:“发这么高的烧还捂着被子,你真不怕脑子被烧坏了。”

单琼瞪了瞪罗屿:“你真晦气。”

“是我晦气你还是晦气?”罗屿把原先打的热水倒掉,换成一盆冷水。

“要不是你,我怎么可能会发烧。”

“你发烧也能怪我?”罗屿无语至极,真的是逮到谁就怨谁,算他倒霉。

拧干毛巾,敷在额头。

“你干嘛?”单琼叫道。

“什么干嘛?”罗屿问道。

“这是冷的,你想让我的病情加重是吧?”

“你发烧不敷冷的敷什么,敷热的吗?你有没有生活常识?”罗屿都懒得骂了,蠢女人就是这样。

“哦。”

“别乱动。”

“我饿了。”

“那就饿着,反正你之前饿了几天也没饿死,那就饿着先。”

“我想吃东西。”

“你旁边有个木盒子,可以吃那个。”

“那你咋不吃呢?”

“我又不饿,谁饿谁吃。”

“你一定要这么刻薄是吧?”

“谁刻薄了,我这不是给你建议吗?”

“你不给我搞吃的,我就自杀,到时候咱俩同归于尽。”

“我不信。”

“罗屿,你真的会不得好死的。”

“我知道,谢谢你的祝福。”

“臭不要脸。”

“行吧,看在你夸我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的为你准备一点吃的吧。”

“我想吃昨天那些。”

“哪些?”

“就是昨天那些啊!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你想吃豆子了。”

“罗屿,你是不是有病啊?”

单琼就这样看着罗屿离开,她想起身叫住都做不到,身体的虚弱外加脑袋的昏疼,让她彻底老实下来,只能在心里无数遍的怒骂罗屿,将其祖宗十八代一起诅咒。

“诶,罗兄弟,我刚想给你们送吃的。”梁柱看着行色匆匆的罗屿,连忙叫住。

罗屿回过头,笑道:“不用了,琼琼最近身体不舒服,我想给她煮个小米粥喝。”

“啊?没事吧?”梁柱关心问道。

“没什么